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HEBE_1912 于 2017-11-9 08:07 编辑

【27】不解之谜
       看在猫拳如此悲催的份上,我请猫拳在校门外的大排档里喝啤酒吃火锅。
     “斌哥,这次的客户在南京,这下你爽了,可以见见你的旧情人了。”猫拳打开第一瓶啤酒时对我说。
     “南京?”我愣了一下。
     “是的。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创造机会去看看她?”
     “不用了,往事不堪回首,破镜岂能重圆?何况,我已经有小猪了现在。”
     “有了?”猫拳的表情除了惊讶就是羡慕。
     “是心里有了!”
     “那你前女友呢?”
     “现在也该放下她了!”
     “其实,你们到底为什么分手?她家条件那么好,你要是和她成了,起码少奋斗三十年!”
     “靠!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俗了?罚酒!”我和猫拳很默契地碰杯,一饮而尽。
     “斌哥,说说你们为什么分手吧?”猫拳又打开两瓶啤酒。
     “因为我忘记了给她庆祝生日。”
     “啊?就因为这个她就和你分手了?”
     “是的,很牵强吧?我一直觉得背后另有原因,但她公主脾气一上来,根本没有给我机会解释就跟我断绝了联系。”
     “唉,你就这样与嫁入豪门的机会失之交臂了!”
     “滚!哥可不是那种人,哥更喜欢现在这样在大排档吃火锅喝啤酒的生活。”
     “斌哥,你真不想找个有钱媳妇吗?”
     “不。当初认识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的家境那么好。如果知道,就不会选择开始了。而且后来她问我愿不愿意做上门女婿,我直接就说了no 。我家就我一个孩子,我得给父母养老!”
     “斌哥好样的!来我敬你,干!”
       我和猫拳一口气下去六瓶啤酒,酒劲窜到头顶的时候,直呼痛快。
       猫拳打开第七瓶酒时,忍不住问我:“斌哥,怎样才能不想念一个对你不冷不热的人?”
     “很简单,继续喝!”我说。
       最后,我和猫拳互相搀扶才回去宿舍。
       我心想,猫拳这么憨厚直爽的汉子,对爱情如此执着,我一定得把他和小师妹撮合到一起。
我生平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饿肚子。所以,我要吃!

TOP

本帖最后由 HEBE_1912 于 2017-11-9 08:09 编辑

【28】永远的紫金山
       隔天,公司门口,那辆出差专用的奥迪车,一早便停在那里。
       一行的除了猫拳、程姐和我以外,还有个司机。
       司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妈,权衡了一下之后,我觉得还是和大妈坐一起比较安全。
     “猫拳,程姐东西拿不动了。走,我们去帮忙!”程姐提着工具箱从公司出来时,我立刻吆喝猫拳。
       猫拳屁颠屁颠地迎上去,而我则迅速钻进副驾座。
       猫拳回来的时候,瞪着我的眼神像是受到了非人道待遇的矿工。
       车子很快上了高速——合宁高速公路。
       程姐和司机大妈一直情绪激昂地讨论房子和小三话题,字里行间都流露着对小三的痛恨,也流露出对于没房确实不能结婚的认可。
       我无从插嘴,因为我深知女人在这两个问题的立场上,永远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女人往往把小三问题的根源归结为男人的好色与贪心,也会认为没房何以为家,何以生儿育女。
       从同情弱者的角度出发,她们是对的。
       时代转变了,环境紧张了,从适者生存的角度来说,她们也是对的。
       甚至从物质决定意识的角度出发,她们还是对的。
       我只好掏出手机,和小猪互发信息来打发时间。
       猫拳也听着无趣,故意找话题岔开她们。
     “程姐,为什么从合肥去南京的高速公路叫合宁高速?”猫拳问。
       我也竖起耳朵,因为好奇为什么不叫合南高速。毕竟,从合肥到淮南的高速公路叫合淮高速,到安庆的高速公路也相应地取名为合安高速。
       程姐大概也不知道原因,所以忽悠猫拳:“因为我们是到南京江宁呀!所以合肥到江宁的高速,当然是合宁高速了!”
       江宁!这个名字就像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又像一道惊雷,在天际间炸响。
       那是我在南京生活了近两年的地方啊!
       猫拳似乎被忽悠住了,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哦,合肥到江宁,‘合肥’的头加‘江宁’的尾,所以是‘合宁’高速。”
       我立刻提问猫拳:“猫拳,那以此类推,从越南到天津的高速公路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当然叫越津(月经)高速公路了!”
     “聪明!那扬州到汕尾的高速公路呢?”
     “当然叫扬尾(阳痿)高速公路啊!”
     “猫拳的反应真是快呀!”两个女人笑成一团,程姐捂着嘴巴赞叹道。
     “嗯,猫拳确实够快!”司机大妈也赞叹。
       我也附和道:“阳痿的人,当然会很快呀!他的反应就像一条阳痿高速,或者反过来说是高速阳痿,也是一样!”
       两个女人笑得更厉害了,恨不能把车一边停下来。
       而猫拳则愤愤地向我竖起中指。
       对不起猫拳,原谅我又捉弄了你,但我确实需要缓解一下心情。
       想到即将面对三年来一直回避不提的江宁,多少往事想要从脑海中流窜出来,我必须转移注意力。
       王宁,你知道吗?我一会就要回到曾经和你浪漫邂逅的地方了。
       你,还好吗?
       你还记得那些快乐吗?
       对不起小猪,我又想起了王宁。但是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为了你,我也想知道再次重返旧地,我能不能放下王宁。
       是该了结的时候了。
       从哪开始,就应该从哪结束,对吗?
       车子仍在公路上飞驰,我戴上耳机,靠在座位上休养精神。
       选择副驾座果然是明智的,这样我不但能避免一回头触目惊心,现在连噪声的影响也降至最低。
       如果让程姐坐了这个位置,那么一路上她要是回头找我和猫拳说话,我还是免不了要应付几句,现在则完全不用。
       我暗叹自己的预判能力过人。
       但我的预判有多强大,猫拳的痛苦就有多深邃。
       猫拳没有带耳机,只能无奈地听着程姐和司机大妈闲话家常。偶尔,也会被动地插上几句。
       当程姐听到猫拳提及自己仍然单身并且家里在合肥市区已经买好了房子时,话题立刻穷追不舍。
       我判断程姐说话时声音在气流里流动的强弱情况,断定程姐已经扭头面对猫拳了。
       我偷偷睁开眼睛,透过反光镜撇了一眼后座,看到程姐的肥臀正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速度,缓缓向猫拳靠近。
       眼看愈来愈近,危急关头猫拳果断将原本侧立在座位上的长方形电脑包改为平铺,挡在自己和程姐之间。而且,以短边接触程姐的臀部。
       这大概是猫拳所能做出的最后抵抗了,没办法,程姐是我们这次任务的顶头上司。
       我觉得有些惨不忍睹,所以继续闭上眼睛。
       而王宁的话,又回响在耳边:“王斌,我不要你贷款买房,我不要自己的老公做房奴。以后我们家会把房子一把买清,你们家只要配部好车就行了!”
       可是王宁,你知道吗?一把付清买部好车,对于你们家来说垂手可得,对我来说却难如登天。
       不过我记得,当我告诉你我们家买不起宝马奔驰这样的名车时,你心疼得眼泪也流了下来。
       我也隐约感觉到,在我们之间有一座厚厚的壁垒挡在那。
     “王斌,如果真的走到最后一步,我们无路可走了,你啊会带着我私奔啊?”
     “会的!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
     “嗯。那你要一直喜欢我,不许变!”
     “我喜欢你,不会变的!”
     “嗯,你真好!”
       王宁说完幸福地扑倒在我怀里。
       而此刻,我怀里紧紧抱着的,却是我的电脑包。
       王宁你还记得吗,你曾经三次问我走投无路时会不会带着你私奔,每一次我都铭刻在心。
       因为那代表着,你愿意为我不顾一切。
       呵,不顾一切。
       我想每个人都会期望自己的恋人能对自己不顾一切吧!
       那是怎样一种令人向往的爱?
       而你,王宁,一个千金公主,一个我从未以为自己的生命中能遇到,但却意外邂逅的公主,曾三次跟我说要不顾一切和我私奔。
       这是多么令我刻骨铭心的浪漫?这是多么令我骄傲自豪的恋爱?
       可是我想,你应该已经忘了吧!
       车还在狂奔,而我,突然也有一种想狂奔的冲动。
       没有方向。
       我只希望等我精疲力尽跑到尽头的时候,会有一间小屋,不需要精致的装潢和摆设,只要里面能有一个傻傻等我的女人,为我做好了喷香的饭菜。
       这个女人会是谁呢?会是小猪或者王宁吗?
     “哇,前面就是南京长江大桥了!”
       我突然听到猫拳的惊叹。
       睁开眼睛,那座雄伟的大桥便再次映入眼帘。
       上了桥,我的心情竟如三年前第一次来南京经过大桥时一样澎湃。
       眼睛不自觉地透过车窗向桥的左方望去,远处辽阔的江面上一座小洲如岛屿一般把江面分叉开来。
       小洲上一片青葱。
       我想那应该就是江心洲了吧!
     “王斌,有空我开车带你去江心洲玩,啊好啊?晚上你陪我一起数星星!”
     “这……还是不要了吧!”
     “哼!你啊是没有耐心陪我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你还是别数星星了。你的智商低,星星我来数,你只管数月亮就行!”
     “哈哈,你讨厌!”
       ……
       王宁,我们最终还是没有来得及去江心洲数星星,正如我们也没有走到走投无路的最后一步。
       视线顺着江心洲往右移,便是紫金山了。
       这座古老的山,记录了多少情侣的甜蜜和回忆?而我和王宁的美丽开始,是否已经被遗忘?
       也许只有山川才能亘古不灭,载得动离愁,也装得下欢乐。
       那些留下欢乐的情人,也许已经逝去,而紫金山却依然屹立在风雨之中。
       只是风雨之后,未必都是彩虹,也可能留下摧毁一切的灾害。
       那山脚下我和王宁相拥而坐的亭子,是否经历了风雨之后仍然还在?而山顶天文台旁的那颗古松的树根下,我和王宁埋下的许愿瓶是否经历了风雨的侵蚀之后也仍然还在?
       都不重要了吧!
       因为我和王宁之间的风雨,已经摧毁了我们的爱情。
       所以那个亭子,那藏在瓶里的甜蜜,为何还要留在心里?
       我把头扭向右侧车窗,闭上眼睛,试着让自己平静。但是连一分钟都没有坚持到,我便失败了。
       三年前和王宁去紫金山游玩的情景,又浮现眼前。
       原来,在记忆袭来之前,
       我所有的欢笑,都不过是强颜欢笑。
我生平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饿肚子。所以,我要吃!

TOP

返回列表